瀚海筑路正酣时——来自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建设现场的报道

5月

瀚海筑路正酣时——来自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建设现场的报道

瀚海筑路正酣时——来自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建设现场的报道
新疆日报讯(记者逯风暴 韩亮拍摄报导)这是被称作“逝世之海”的我国最大沙漠——塔克拉玛干沙漠,这儿飞鸟不进、野兽难寻,被视为“生命禁区”。但是,在这无水、无电、无信号的无人区,尉犁至且末公路建设者们静静据守,尽力为塔克拉玛干沙漠再添一条进出要道。  “今世愚公”挖沙山  2017年7月,我邦交建新疆乌尉公路包PPP项目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项目副经理闫海到了塔克拉玛干沙漠,举目四望,一个沙丘连着一个沙丘,到处是沙子。  要想在这样的无边沙海中筑路,首先得推开沙丘。  项目开工以来,闫海已记不清究竟挖了多少沙,削平了多少沙山,“我成了实际版的‘愚公’,每天都在不停地挖山。”他笑着说。  在降服一个个沙丘后,施工人员总算遇到了开工以来最大的检测——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座沙山,这座沙山不挖开,最终45公里公路的路基就无法施工。为此,项目部增加了5台大马力推土机,共15台推土机轮番作业。  5月14日上午,记者一行驱车从尉犁县城动身,沿着已筑好的路基向沙漠深处行进,最难“啃”的沙山就在135公里处。  “山高沙多,咱们选用‘剥洋葱’的方法把沙山削低。”闫海说。  记者在施工现场看到,5台推土机在沙海中轰鸣着,从高处把沙子一点一点推至低洼处,如剥洋葱一般把沙山层层剥开。  到6月底,最终的沙山将被推至适合施工的程度。之后,建设者将在推开的沙路上铺上编织布,再铺上碎石碾压筑成路基。  种草方格固流沙  要在沙漠中筑路就有必要先固沙,不然风沙袭来路面会被沙子埋葬。  闫海说,他们学习其他沙漠公路防风固沙的好办法,全线建筑草方格防护工程,即在路基两边的沙丘外围先建筑一道防沙障,阻挠部分流沙,再细细用芦苇铺设草方格,把流沙阻挠在路面以外。  塔克拉玛干沙漠风多,沙丘活动性大,因而路基两边的草方格有必要修得更宽,防护才干才干更强。“最宽的达110米。”闫海告知记者,全线草方格铺设面积近6000万平方米,可有用削减流沙对路途的侵袭。  路基旁,工人们正在沙丘上铺设草方格。一名工人把芦苇规整地摆放成一条线,另一名工人用方头铁锨对准芦苇中心方位用力踩下去,芦苇深深扎进沙中,显露地上20厘米左右。重复来往,一个个长宽约1米的草方格规整地向远方延伸。  闫海带着记者来到一处铺设好草方格的路基旁,一阵风吹来,沙尘骤起,但被草方格阻挠,并未飘扬至路面上。而在未铺设路段,路面上则有显着的积沙。  跟着项目发展加速,施工方组建了沙漠防护突击队,就近建立活动营地,工人们分时段作业,加速草方格铺设进展。  孤寂中据守沙海  “干了10几年工程,从来没有这么苦过。”驾驭员甘在位停下推土机,榜首句话就让记者愣了一下。  甘在位所说的苦,是孤寂。  沙漠中荒无人迹,也罕见绿色,已经在项目上作业了2年多的甘在位早就看够了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现象,更喜爱垂头看手机里的电视剧。  这儿是无人区,没有通讯信号,仅有的一部卫星电话仅供紧迫时运用,我们闲暇时只能看手机里下载好的电视剧。  可电视剧总有看完的时分,甘在位歇息时最喜爱和工友换手机。“自己手机里的电视剧都看了四五遍了,我们就相互换着手机看。”他说。  一旦有人出沙漠进县城就事,我们就把手机交给他,吩咐他下载一些影视剧。  作业地址远离人迹,再加上施工严重,工人们外出时机少。项目办理方催促工人们轮换走出沙漠逛逛,“在沙漠里待久了人会‘疯’的,出去散心的时机就分外可贵。”闫海说。  轮到自己外出时,甘在位赶到尉犁县城的榜首件事是和家人视频通话,看着视频中的妻子儿女,他也不怎么说话,仅仅一个劲呵呵地笑。  吃东西、逛街、购物,甘在位有时还会找个宾馆住一晚,痛痛快快洗个澡。沙漠里用水全赖运送,每晚睡前能有一盆水洗脸他就很满意了。  心情舒畅了,甘在位又回到沙漠,持续驾驭推土机繁忙。“挑选了这个活,就得把它干好,不能撂挑子。”他说。  沙海深处,正因为有甘在位这样的施工人员甘于孤寂长时间据守,才让脚下的路途一点点成形、延伸向远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